北京豐臺:這里擁軍故事多

  文 | 本刊記者 李德營

  10月24日,首都北京,新中國成立70周年閱兵后的第一場雨。

  久旱逢甘霖,在豐臺區退役軍人事務局會議廳,一堂老兵講黨課的教育活動如窗外秋雨,灑進了豐臺軍民心田。

  民擁軍,軍愛民,軍民團結如一人,試看天下誰能敵?這些從革命戰爭年代流傳下來的格言,如今在豐臺這個具有光榮傳統的革命老區,被賦予了新的內涵。

  該區已奪取了“全國雙擁模范城”六連冠的殊榮,正向七連冠發起沖鋒。

  28年間,近千位“第二故鄉媽媽”

  “媽媽”是每個人成長最堅強的后盾,是剛毅戰士想家時心底的一抹溫柔。

  1991年,在豐臺區南苑街道的一次軍地座談會上,東新華街居委會主任楊秀茹大媽聽說,部隊新入伍的戰士多為獨生子女,初來部隊思鄉心切,晚上經常偷偷掉眼淚,個別戰士甚至想私自跑回家。

  楊大媽聽說后,跟居委會的十幾位老伙伴商量,要做戰士們的“第二故鄉媽媽”。

  “媽媽”們便悄悄走進軍營,走進訓練場,走進戰士們的心里。

274F58727042C5FE81DA71A1DEEB4FF3.jpg

  每到節假日,這些“兒子”就成了“媽媽”們最大的牽掛。每年除夕,“媽媽”們到部隊跟“兒子”們一起搞聯歡、看晚會、包餃子、拉家常,共同“守歲”,“一家人”其樂融融。

  有一年春節,豐臺區南苑街道7個“兵媽媽”帶著對“兵兒子”的深情,來到武警北京總隊十一支隊新戰士中間,讓剛剛開始警營生活的戰士們溫暖不已。

  “孩子,我兒子今年18歲,也是剛入伍,和你一樣,是一名武警戰士,他從小就沒有離開過我們,剛考上大學就一定要到部隊當兵鍛煉。這一個月里,我們最擔心的就是怕他照顧不好自己。今天,看到你就像看到了我親兒子,在豐臺,我就是你的親媽媽……”

  關懷叮囑的話語說不完,警營時光的感受道不盡,郭媽媽與兵兒子合唱的一首《懂你》,將大家的感受傾訴得淋漓盡致。

  “媽媽”的愛撫平了“兒子”心中的痛。武警某部18歲的新戰士吳虎,剛入伍那陣兒,想家想得吃不香、睡不著、臉不洗、衣服不換,每天蒙在被窩里偷偷抹眼淚,楊秀茹便主動接近這個孤獨的“兒子”,幫他洗衣服、請他吃餃子、陪他拉家常、鼓勵他建功立業。

  在“楊媽媽”的教育引導下,小吳跟換了個人似的,干起活兒來也不知累,學習起來也忘了睡,當兵三年,不僅入了黨,還當上班長。

  后來小吳干脆認楊秀茹做了奶奶。吳虎退伍后,每次出差到北京,總忘不了到東新華街社區看望楊奶奶。

  “兵兒子”和“兵媽媽”不止一對。28年間,共有近千位“兵媽媽”與“兵兒子”結成了對子,成為了親人。

  為400多名部隊青年官兵找到心上人

  進軍營、望軍心、慰軍情,豐臺的雙擁工作動真的、來實的。

  為了給部隊送去歡樂,豐臺區的百姓們自發組成宣傳隊、藝術團,慰問官兵。南苑街道的“魚水情”藝術團,每逢元旦、春節、八一等重大節日,都到部隊演出。云崗街道與武警某部共建4年來,每年都要共同舉辦“警民消夏晚會”“電影廣場”“中秋聯歡會”“書畫展”和“文明禮儀知識競賽”等活動,不斷豐富官兵的業余文化生活。

  由于部隊常年訓練,且大多數年輕干部離家遠、外出少,找對象一直是困擾他們的大難題。豐臺區每年都要組織幾次“軍地青年聯誼會”,其中,東鐵營街道在花卉大觀園舉辦的“花為媒”軍地青年聯誼會最為出名,每次聯誼會都能吸引80多位青年男女歡聚在一起。據該區雙擁辦統計,近10年來,先后有400多名部隊青年軍官在聯誼會找到了心上人。

  擁軍的故事數不清

  豐臺區駐軍多,被稱為十萬大軍的“娘家”,擁軍故事自然多如繁星。

  駐守在盧溝橋鄉的武警某部官兵,換防到該鄉后,由于訓練場地有限,部隊的正常訓練受到嚴重影響,為此,鄉里無償向部隊提供了臨街的61畝耕地供部隊作訓練場,并買來高檔油松苗和楊樹苗等,種在營區內。

  該區張儀村的村民們為解決官兵夏日防暑問題,先后兩次無償為戰士們的宿舍安裝空調47臺;得知部隊住房緊張、官兵家屬來隊居住困難時,村黨支部無條件為支隊提供家屬房25間;看到戰士們的床鋪比較破舊,村委會花18000多元為子弟兵購置了60張新床。

  橋畔軍民守望相助,百姓有助力之情,軍人有扶助之義。駐軍部隊實施精準扶貧,與周邊5個村、12個社區結成共建對子,開展扶貧助困、敬老助殘等社會公益事業,累計捐款125萬余元、衣物500余件。

  擁軍的事例一樁樁、一件件,愛民的情懷數不清、道不盡……


山东11选5计划软件免费版